黄湘源:好股票的大时代只能来自注册制

2017-10-17 12:33

  为什么我说基本上赞成,而不是完全赞同?是因为的文章把发股票和好企业分离开来,似乎说明股票发得多和好股票太少并无关系。我是不认同的。在我看来,现在的好股票太少,在一定程度上恰恰与股票发得太多有一定的关系;并且,有着不小的关系。

  第一阶段的主要任务是为国企脱困服务。上市的企业在一股独大和重融资轻回报的格局下,即使是好公司也很难说是好股票,如一上市就将投资者一套就套到今天也解不了套的,岂是一个两个?至于那些将市场的投资搅成一团浑水的ST之类,更是一言难尽。在投机气氛甚嚣尘上的市道,篮筹股炒不过垃圾股,这并不稀奇。究其原因,主要并不在于股市有没有好股票,而是在于股市上什么不上什么,不是市场说了算。

  第二阶段打的是发行市场化的旗号,走的是行政审批制的子。尽管在市场认购份额的分配上变了不知多少次,万变不离其的是,新股发行说到底,还是一种计划平衡行为,不仅发多发少要看市场的承受力,融资额度的多少也是如此。区别只在于一个是看菜吃饭,一个是看饭吃菜。此前市场股票发得虽然不多,但融资额是不控制的,一不小心就造就出一个或几个超级融资大王来。问题是这少数几个超级融资大王虽然发行市盈率和融资总额高得惊人,却未必有可能真正带给投资者相对应、相对称的投资回报率,给市场带来的融资压力却无可比拟,以致于市场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以暂停新股发行的方式来探寻新的出。现在采用的方法是新股发行在数量上不仅不减少还要常态化,但融资额却来了一个总量控制。每个批次不管发五六个七八个还是近十个,融资总额都只有几十亿,还不如上一个新股王。这样的常态化或许不难避免新股发行动不动就需要暂停的尴尬,但是,势必不可避免的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水浅难养出大鱼。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发股票发得出发不出好股票,不是仅凭发审把关把出来的。一个股票哪怕先天质地再好,如果不给它机会,不给它市场,不给它翻江倒海、腾云驾雾的条件,也是无法成其正有价值有能量有前途的好股票的。这方面,阿里巴巴就是一个很有力的典型。阿里巴巴起先也不是没有在上过市,但那时只不过是一个尚不起眼的小草,当它退出后重新要以“同股不同权”的架构整体上市时,的市场机制却接受不了这棵大树。人们没想到的是,坏事也会变好事。没能在上市的阿里巴巴,一旦转投美国上市,反而如鱼得水,如龙腾空,得到了无限广阔的发展空间。

  很多像阿里巴巴这样的股票,在我国国内上不了市,到美国或其他成熟市场上市以后却成了引人注目的好股票。腾讯、京东等,无不如此。如今的中国,号称在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商务等方面领先全球,而为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商务提供平台的企业,是不是我们自己的国企或民企,却不能不说是一个问题。这且不说,现在就连那些中国概念股如何才能回归的问题,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解决和如何去解决呢!什么时候我们的好股票才能真正墙内开花,墙内也香,墙外也香?

  所以,现在的问题并不是中国股市出不出得了好股票,而是如何才能让好股票“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在我看来,以目前这种发多发少长流水,融资不多匀着分的常态化为满足,不思,不思进取,是不可能指望会有多少好股票的。未来好股票生生不息,不断涌流,决不可不能光凭平平稳稳的溪流浅水。随着国企和混合所有制大格局的推进,新股发行也必须相应地由目前小打小闹的常态化,尽快尽早地同注册制接轨。未来好股票“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大时代,只能来自于注册制。